諜戰:我在敵營十八年
小說推薦諜戰:我在敵營十八年谍战:我在敌营十八年
夜,寒风呼窗。
曲光躺在床上已经入梦,可他睡觉习惯开着灯。床头柜上的一盏昏暗台灯,像是心里永远有块无法照亮的地方必须得进光一样,不开着灯睡根本睡不着。
睡梦中,曲光脸上挂着笑意,估计是梦到了南满第一杀手结果了许锐锋后,自己独霸北满的局面……
就在此刻,灯影一闪,那盏代表着安全感的灯光忽然暗了一下,曲光立即睁开了双眼。
“神经衰弱。”
厉歌满脸假笑的站在窗口盯着他,在夜里,他的假笑宛如地府鬼差前来勾魂时的嘲讽。
“你、你、你……”曲光‘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整话,厉歌接了话茬说道:“原来我也这样,杀个人就晚上睡不着,得琢磨点什么引走思绪,什么女人啊、酒精啊、佛经、道经,后来,杀多了也就无所谓了。”
“你怎么进来的?”
曲光满脸惊讶。
厉歌向身后一指:“顺窗户进来的,你们家窗户是滑锁,找个铁片割开封窗布,顺着缝隙探进来,一点点扣开锁就进来了。”他就跟现场教学似得演示了一遍,那给曲光吓的,连忙坐了起来。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早上再说?”
厉歌摇了摇头:“不能等,现在我倒觉着哪怕让你多活一秒钟都很生气。”
“什么意思?”
“我动手了。”
厉歌侃侃而谈:“就在今儿晚上,我进了许锐锋的家。”
这回曲光急了,顺着窗口往外看了一眼,在茫茫夜色中并没有发现厉歌身后有什么人跟着以后,翻回身来压低声音严厉道:“谁让你到手的,不是说好了三天以后么!”
“可你也没和我说好这件事日本子也参与了!”
厉歌瞬间掏出了枪,盒子炮的枪口已经顶到了曲光的脑门上:“你告诉我许锐锋家旁边有特高课的人监听么?”
“你和我说了许锐锋家里还有个枪法极准,生死搏杀经验丰富的孩子了么?”
“我到了北满以后,有关许锐锋的信息都是你提供的,要不是我足够小心,自己又探查了一遍,现在没准已经死在一个毛孩子手里了!”
「原」未婚妻缠着我不放!?
曲光跟听天书差不多:“什么日本人?什么孩子!”
孤独怪物与盲少女
他反应过来道:“你是说日本人一直监视着许锐锋,他还被一个孩子保护着?这不矛盾么,如果日本人要保护他,还监视他干嘛?”
“那就不是一伙人!”
曲光慢慢举起了手,向后撤步道:“厉歌,你说这些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许锐锋在被捕之前,身边的势力全让日本人拔了,再说了,我也没让你今天动手啊。”
厉歌根本不听他解释:“你没让我今天动手?那要是三天之后我动手的时候,让人摁死在了局里呢?这要是你和许锐锋设下的套,就为了引我上钩呢?”
“别忘我了我在日本人的悬赏令上,金额可未必比他大老许低。”
曲光急的呀:“哎呦喂,我怎么解释你能明白呢?这里边没有我,没有!”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连身上的睡衣没收拾利索,还露着半条腿在外边也不顾了,说道:“我要是害你,为什么不在你刚来北满的时候设局,非得把许锐锋绕进来干嘛?”
“爷,是您醒了么?”
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当曲光卧室的房门被推开那一刻,二迷糊探头钻了进来。
与此同时,厉歌翻手往嘴里一送,一根竹管入口,紧接着听闻‘噗’!
一根在深夜昏黄灯光下格外闪亮的银针刺入了二迷糊的脖颈,他伸手摸了一下,并未感觉到疼,随即脚下一软就往墙根堆,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才闭稳眼睛。
毒药!
曲光见不得这种立时发作的剧毒,登时吓得腿都软了,他想解释,在抖似筛糠中张开了嘴,可话音怎么也没办法由嘴里蹦出来。
“我……我……”
“曲老板,这单买卖我不接了,你同意么?”
曲光哪还敢说别的,连连点头。
厉歌二次张嘴:“但是账你得结!”
曲光连忙走向保险柜,打开保险柜以后,将里边的金条兜出来一捧,全扔到了床上,‘叮当’直响。
厉歌慢慢放下了手里的枪,将金条重新兜好后,数了数,打里边挑出来一根扔回去说道:“我不占你便宜。”
之后,转回身,将整个后背都留给曲光,踩踏着窗户框,打楼上直接蹦了出去。
曲光低头看着就在身旁二迷糊,发现此人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且呼吸正常时,察觉到了端倪,伸手去探勃颈处脉搏,依然没有异状,把人扶起来靠墙贴好,查看脖颈处也没有发现青紫发黑的中毒迹象……莫非,这不是剧毒?是西洋大夫的麻药?
曲光如遭雷击的冷汗直流!
如果自己真出卖了厉歌,那肯定会在他转过身露出后背破绽的时候下杀手,又或者趁其打从口蹦下那一刻呼唤救援,一个对于杀戮如此熟悉的人不可能这么不小心,也就是说,这两件事全是厉歌为自己下的套,中了任何一个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哪怕只是因为报复心强。
此时,单手扒着阳台边角的厉歌在风中悬挂,在许久都没有听到曲光的呼喝声与驱人追捕自己的呼喊后,手指一松,整个人轻飘飘的落了下去。
曲光猜的没错,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厉歌会单手将身体拉上来直接开枪,但这种事并没有发生说明什么?说明曲光根本没做扣。
厉歌是江湖人,活到今天的准则是他从不听人说什么,只看对方怎么做,包括试探曲光也是一样。
如果说曲光并没有陷害自己,自己反而由于冲动杀了他,那传出杀雇主的名声可算是在北满绿林道彻底没法混了……
此刻的厉歌更是根本不清楚当明天天亮的那一刻,这座小城内会有多少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令其觉着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甚至不把许锐锋一伙连窝端了都有出不去北满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