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那點事兒了
小說推薦也就那點事兒了也就那点事儿了
“大家要不要到前面的服务区里休息一下,顺便吃个午饭再走?”姜丰对着车前挂着的一个竹筒说。这竹简是姜子源开发的传话筒,用“意识须”标靶之后,无论多远都可以把竹筒接收到的声波转换成引力子传递给其它的竹筒,然后其它的竹筒会转换成筒内的空气振动将声音还原出来。这个的坏处就是它不能点对点,只要有人说话就广播出去,所以姜子源还给它加了一个软塞子,只要把口塞住,筒里的空气无法振动,就听不到,也传不出声音了。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时,还可以振动,这要姜子源亲自操作才行,振动意味着需要接听了。这玩意儿姜子源给每辆车做了一个当对讲机用,方便在路上遇到情况联系。其实还有更便捷的方法,比如直接用“意识须”做心灵锁链来链接大家,但是由于大家都有隐私,不是特别信任的人是不愿意做心灵锁链的。
“这都中午十二点了,我看可以吃完中午饭再走。”竹筒里传来胖子的声音,他和张宇辉、葫芦娃一个车,竹筒里还有张宇辉与葫芦娃的斗嘴声音。
“凤姐说同意!”这是英子的声音,她和李凤兰、李兆权一个车,公主和那两只黑猫也在他们车上。
“行,吃午饭啰!”姜子源车子里坐的是刚子和小伙贾红宇,贾红宇混名拖鞋儿,这小子现在跟姜子源混了。
车队速度保持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前行,路上如果出现什么障碍物,早在几公里远就被开在头车的姜丰一挥手就给挪到边上去了,就像一个法师一样。
“好,前方三公里处服务区,到那里休息!”姜丰给出目的地后,一脚深油门,骑士十五世发动机一阵怒吼,速度猛一下飙上一百八十,吓的旁边的泡泡姐惊叫着你慢点慢点。
服务区的餐厅里,众人正在吃胖子和姜丰亲自下厨烧的菜。餐厅的冰柜里有不少的食材,可惜的是没有新鲜的,这也幸亏电力还没有断掉,不然的话只能吃袋装食物了。餐桌上李兆权提出了今后食物的问题,如果这电力停了,冰柜里的食物就可惜了。姜丰不以为然,他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李兆权也是叹气的直摇头,其实他是想在团队中坐头把交椅,也是有些私心,想谋一些利益给自己,只是他没想到姜丰这家伙是寸土不让。这很自然,两帮人到一起,总得有个主事儿的,而且人性使然,都想当那个主事儿的,不过姜丰可不是这个打算,他的目光更远一些,之所以不让李兆权争权作主,是因为他一眼就瞧出这家伙私心极重,关键时刻为保自己和女儿,肯定会出卖大家的,这样的人别看嘴上讲的仁义道德,真做起事儿来心狠手辣,坑人是连眼都不会眨一下,但是这种人也有他的优势,面对困境时会很果断,不拖泥带水。姜丰胆大心细跟李兆权周旋,也是希望他能从团队大局着想,以后团队能有一员悍将。
“你们猜今天早上两个神仙打架,那个大黑三角打赢没有?”姜丰见气氛有点尴尬,就转移话头。
“什么大黑三角?”李兆权和李凤兰都不接话,英子见她凤姐垮着脸,也没敢应,倒是贾红宇这个愣头青好奇地接了碴。
“哎哟我去,这大黑三角我跟你说啊,它……”刚子立马兴奋起来,把怎么碰到大黑三角,然后怎么躲开它,然后怎么见它跟另一个大神干仗,那个惊天动地的情景,讲的是绘声绘色,跟他亲眼见着一样。
“那最后呢,这大黑三角死没死?”贾红宇好奇的追问刚子,后面的事儿刚子他哪里知道,连他刚才讲的都是听别人说的,然后加上自己的想象一顿的胡说八道,这时一听贾红宇问,就支支吾吾地看着姜丰,那意思是后面咋回事儿你来讲吧!
姜丰提起这段,其实意思就是想让老李头别总是搞窝里斗了,这个世界可怕的东西多了去了,咱们这点小体格,真不够看的。他见老李头听着刚子的描述,一愣一愣的,就知道他是将信将疑,也难怪他怀疑,因为老李头他们目前为止碰到的最厉害的怪物是一个人类变异,有二米多高的身材,他们花了很大力气才把对方给干掉了。
“李叔看来你是不相信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姜丰说完站起身就往外走。众人也好奇的跟上,老李头不啃声,背着手走在后面。出了大门口,众人来到停车场,见姜丰仰着头,大家也抬头看天上,只见天上百米处有个大黑三角正缓缓下降,等降到地面时,刚子就大叫起来:“靠,老大你是怎么把这个搞来的,这儿距离它们干仗的地方有四百多公里了。”
姜丰也没解释,看着老李头说:“李叔,这东西你怎样看?!”
老李头上前近距离观察了一个,巨大的黑色三角形没有一丝光反射出来,给人一种心慌的感觉,“这个真的很厉害,是那怪物的?”老李头伸手摸了摸三角的侧面,没有感觉到任何质感和温度,心中震撼。
“它是个失败者,与它战斗的家伙是个人形怪物,应该是人类进化的,身高有十米,这三角怪的身体已经进了那怪物的肚子了,剩下这个三角太结实,吃不下去,就丢在战场了,我当时走的时候留下一个标记,等它们战后,悄悄将这个东西给运了过来,这可是上好的大杀器。”姜丰没有回答老李头的问题,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儿。老李头也是人精,知道这是在示威,忙说:“老姜还是有勇有谋呀,我等的将来怕是要仰仗你了!”
“过奖过奖,别的不敢讲,拼命咱还是能做到的!”姜丰看了一眼身边几人,然后正色道:“人类未来恐怕步步艰难,你我想要保住这人类的火种并留存于世,必须放下一切小心思,这还需要李叔的大力支持才可有希望呀!”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至此,新入伙的团队也算心定下来,不再为争个主次而动心思,也算是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一个小小的基础。
下午,车队继续在高速上行驶,路边的山林在阳光的照射下绿的发亮,路面的空气缓缓上升,使远处的路面如镜子一样反射着远方的天空。
“爸,你觉得姜丰这个人靠不靠得住?”李凤兰关闭了传话筒,然后向父亲询问。
“靠不靠得住现在还不知道,目前也只有先联合起来,这路呀,还是要自己走!”人心哪有那么简单,相互的信任是需要时间的,老李头表面上臣服了,其实也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打算,精致的小农思想。
头车里,姜丰的老婆也在问类似的问题,姜丰满不在乎地说道:“将心比心,时间磨炼,你忘记你老公是搞嘛的了!人心这玩意,引善向善,引恶向恶,咱们只需要把自己做对了,剩下的就不重要了。”
主神游戏
正在车队行驶时,突然在前方的路中出现一个人影,由于地面反光,开始姜丰没有注意,等还有二百多米的时候,才看见这个人影是站在路中间的,姜丰急忙点踩刹车,后方车辆见前面车的刹车灯亮起,也相续做着机动动作。
“嘎吱~”车辆终于在距离人影前三十多米的地方停下来。
“哎哟!这是谁家的小姑娘,真是造业哟!”姜丰老婆第一个冲下车。
姜丰却大喊:“别过去,有古怪!”
姜丰老婆没好气地说:“古怪你个毛线,没看见是个小姑娘!”说罢继续向前走。姜丰没撤,只好下车跟在后面,而且全身都在紧张中,工兵铲和牛角斧也已经准备随时应付突发事件。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咋一个人在这儿呢?看看你这脸糊的脏兮兮的,来来,我给你擦擦。”姜丰老婆完全是爱心泛滥地将那小姑娘搂进怀里,从口袋里掏出湿纸巾给小姑娘擦拭着脸上的污垢。后面跑过来的两位女性也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着,而小姑娘则是一脸的茫然地看着三位围着她的女生,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怎么看?”姜丰问走过来的张宇辉。
“感应不到,一点都感应不到,她们在围着什么说话,一个小孩吗?”张宇辉向前面站了站,可惜他不是用眼睛看的,在他的感知中那里什么也没有。
“很反常,小心为妙!”老李头这时也走了过来。
很显然,这件事情最后拿主意的是女人们,她们在下一个服务区里,给小姑娘洗了个澡,英子还把她的衣服改了改给小姑娘穿上,然后又是梳头,又是扎辫子,又是戴小红花,最后把小姑娘从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硬生生给拾掇成一个可爱的小囡囡,也顺理成章地给小姑娘起了个名字叫囡囡。
此刻正坐在姜丰的车后座上,旁边姜丰的老婆一边给囡囡削着苹果一边跟囡囡聊着天,可惜囡囡一句话都不说,只听着姜丰老婆一个人讲话。
“老公,你说囡囡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给吓的不会说话了?”
“也许吧!”姜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囡囡,见她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睁着个眼睛看着泡泡姐给她削的苹果。
“肯定是的,你看这孩子眼睛多水灵,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小姑娘,那能不会说话的,肯定是被吓的失语了,七八岁的孩子应该是会说话的。”姜丰老婆看来是把囡囡当自己的女儿了。
“也有可能是个聋哑人也说不定!”姜丰故意说道。
曜梨的圣诞节
“别瞎讲,聋哑人也能打个手式,说个啊啊啊吧,她没有这个表现,一看就不是个聋哑人,对吧囡囡,我们不是聋哑人。”姜丰老婆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囡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