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有什么底蕴,尽管来吧。”对于真仙少帝的话,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早点结束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呢。”
李七夜这样轻飘飘的话, 那简直就是人都气死,似乎,对于他而言,真仙少帝也好、五阳皇也罢,就算是真仙教的底蕴也好,都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似乎随时都可以崩灭。
全金属弹壳 小说
就算此时李七夜说出如此轻飘飘的话,听起来对真仙少帝、五阳皇不屑一顾,但是, 此时也没有任何人敢吭一声,就算是真仙少帝、五阳皇不由为之脸色一变了,他们也没有发怒,只是沉着脸罢了。
这对于五阳皇、真仙少帝而言,就是考验他们的修养与气度了,换作别人,在此时此刻,只怕已经是被气得哆嗦了。
毕竟,不论是真仙少帝,还是五阳皇,都是站在巅峰的存在, 号令天下, 天下多少修士强者在他们面前, 都是战战兢兢, 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更别说敢斥喝他们了。
像李七夜如此对他们不屑一顾, 任何事情说起来, 都是轻飘飘的,那的确是从来没有过,他们出道以来,又有谁敢对他们如此的不屑一顾?
尽管是如此,真仙少帝、五阳皇,那也只不过是脸色一沉罢了,没有发怒,毕竟,此时此刻,李七夜实力凌驾在他们之上,他们狂怒,反而是显得他们无能。
在场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为之苦笑了一声,李七夜就是李七夜,依然是霸道无匹,不论是对于任何人,真仙教也好,无上底蕴也罢,都不放在眼中。
“好,既然如此, 那我们就见个真章吧。”此时, 五阳皇一声沉喝,大叫道。
“开始吧。”李七夜轻轻招了招手,神态自然,不论是怎么样的动作,都会把敌人气得哆嗦。
此时,真仙少帝与五阳皇相视了一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五阳皇血气外放,在这刹那之间,五阳皇的气血瞬间弥漫天于地之间,高贵而古老。
以血统而论,或许五阳皇比不上神骏天,也没有真仙少帝那种帝息,但是,五阳皇的血气外放之时,却让人感受到一股古老无比的气息,皇冑无双,犹如是一个活于远古时代的古皇,充满了遥远而深邃的力量,每一呼一吸之间,都有着凌驾于天地之势,似乎,在这刹那之间,他便是万道之主,主宰天地。
听到“啾”的一声嘶鸣,这一声嘶鸣响起之时,犹如是一股锐利无比的利力瞬间撕裂了天地,让人感受到了全身的刺痛。
在这样的一声嘶鸣之声下,当血气弥漫之时,在这瞬间,犹如是有头一只巨大无比的金鹏展开双翅,遮住天地,在这刹那之间,无上皇冑的兽帝气息弥漫,洪荒而亘古,古老的禽皇气息冲击而来,让百兽膜拜,让万禽伏首。
“天鹏血统。”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样的力量,大叫了一声。
毫无疑问,五阳皇的天鹏血统展露出来的时候,霸道的力量,让诸天神魔都会不由为之一颤。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個时候,只见五阳皇的命宫打开,真命居于其中,仔细一看,五阳皇的真命与人不同。
只见五阳皇的真命神环萦绕,每一道神环犹如是一个天穹,就好像是一个又一个天穹笼罩他的真命之中,又似乎是五阳皇的真仙撑起了一方又一方的天地。
每一个天穹之中,又垂落了一道又一道古老而奥妙的秘法,每一道法秘都似乎可以窥视天道之秘,每一道秘法,都似乎是可以衍化终极奥妙。
都市复制专家
我在海底等着你(境外版)
如此的真命一出之时,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颤,因为五阳皇的真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古老力量,似乎,他的真命可以瞬间让所有修士强者都为之臣伏膜拜的力量。
不以功力道行而论,当真命一出之时,以真命而论之时,似乎,五阳皇的真命是要凌驾在任何修士强者的真命之上,就算是远之古祖,在真命之上,都无法与之抗衡。
“秘天真命。”感受到了这样的力量之时,不少修士强者大叫了一声。
“天鹏血统、秘天真命。”有年轻天才看着五阳皇这样的状态,不由低声地说道:“两大天赋重叠,举世无匹也。”
虽然说,以血统而论,五阳皇比不上神骏天,毕竟,神骏天的道君血统,乃是亲传,而且不是隔代,而五阳皇的天鹏血统乃是十分稀薄,后来随着他的修练才慢慢变得浓郁,但,他终究不是天鹏之子,在这一点上,他是无法与作为道君之子的神骏天相比。
以天赋而论,五阳皇的秘天真命与真仙少帝的始天命宫相比,又是逊色不少,毕竟,始天命宫堪称是独一无二也。
但是,五阳皇拥有天鹏血统、秘天真命,两大强大无比的天赋,这可以瞬间把天下天才都比下去,这样的两大天赋重叠在一起,除了神骏天、真仙少帝之外,其他的人,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都会黯然失色。
此时,五阳皇爆发出了自己的天鹏血统、秘天真命,强大无匹的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就笼罩天地。
“铛——”的一声剑鸣,在这刹那之间,真仙少帝一剑在手。
在此之前,真仙少帝乃是以维诘枪而无敌,大家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真仙少帝却以道君之兵不用,一剑在手。
一剑在手,帝威浩然。此剑,乃是通体赤黄,厚重无比,乃是一把无上帝剑,握此剑,便可号令天下,掌执乾坤,众生膜拜。
“此剑名,帝。”此时真仙少帝一剑直指李七夜,当一剑直指的瞬间,强大无匹的剑意瞬间笼罩着李七夜,说道:“乃是我真命之兵也。”
剑在手,天下我有,这就是此时的真仙少帝,此时,真仙少帝便是站在巅峰之上的帝皇,掌御天下,管辖众生,不论是纵天九地的生灵,还是吼碎万域的兽王,都在他的管辖之下。
此时真仙少帝的无上帝息,让人有着一种膜拜的冲动。
真仙少帝乃是一剑在手,便是封为帝王,所有的修士强者都要对他顶礼膜拜。
帝剑,这是真仙少帝以自己真命祭炼的无上道兵,若是未来他成为道君,此剑,便是他终身之兵,将会成为传世之兵,甚至有可能是道君重器。
虽然,帝剑在手,没有维诘枪的道君之威,但是,此剑在手,却与直仙少帝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虽然说,道君之威,乃是举世无敌,但是,维诘枪,终究不是真仙少帝自己的兵器,乃是维诘道君所留的无敌之兵,那怕是真仙少帝再强大,都无法完全发挥维诘枪的真正威力。
而帝剑在手,在这刹那之间,就好像是不一样,似乎一剑在手,不是帝剑有多强大,而是它能把真仙少帝每一缕每一毫的力量都发挥到了极限,把每一缕的力量都爆发出最大的威力。
这就是每一个修士自己真命之兵的意义所在,当以自己真命所炼的兵器,其威力的确是能把自己最强大的力量都发挥出来。
“能比维诘枪威力更大吗?”有强者看到真仙少帝乃是帝剑在手,不由为之嘀咕一声。
毕竟,真仙少帝五岁便可以掌御维诘枪,而且,在这些年来,真仙少帝都以维诘枪为兵器,便已经横扫天下,无敌手,现在真仙少帝弃维诘枪不用,而使用了自己的帝剑,这就让人在心里面不由猜测了。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五阳皇也是天地体在手,天地钵吞吐着无尽神光,天地钵还没有出手,就让人感觉自己犹如被天地钵吞入其中,无法与之抗衡。
五阳皇,天地钵在手,真仙少帝,帝剑在手。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为之窒息了呼吸,大家都知道,一场惊天之战要开始了。
不论是五阳皇、真仙少帝都将会全力以赴。
“此战,必惊天也。”有强者不由低声地说道。
也有大教老祖笑了一下,说道:“道君之争,哪一场不是惊天。”
“谁胜谁负也?”见真仙少帝与五阳皇联手,让一些年轻一辈的天才底气又不由壮了一些。
毕竟五阳皇、真仙少帝本就是无敌,他们两个人联手,试问人世间,还有何人能敌。
所以,在这个时候,让不少年轻一辈看到了希望,或许,真仙少帝与五阳皇会胜出。
“幼稚。”有世家老祖轻轻摇头,说道:“就算五阳皇、真仙少帝联手,也依然没有任何胜算,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用全力,除非是底蕴尽出,才有可能逼李七夜使出尽力了。以我看,五阳皇、真仙少帝联手,也没有任何胜算。”
“就算是不可能战胜李七夜,这或许能困一下李七夜吧,三五百招不成问题?”也有古稀的老祖不由猜测地说道。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不少人认同,毕竟,五阳皇与真仙少帝联手,强大无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