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上珠華
小說推薦冠上珠華冠上珠华
有人认出了杨斌庆,之前怀疑的念头便一下子没了。
都是杨氏的人,杨斌庆还是嫡支,又有官职,他若是没事出来敲锣打鼓的宣扬子虚乌有的事,那只怕是脑子不大清楚了。
因此,不必再多说什么, 看着杨斌庆身后一行跟着的壮观的几十人,人人手里都拿着锣鼓,如今都敲的震天响,可见真是官府派出来的。
亲娘啊,官府真的要发粮食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辛辛苦苦一辈子,贫民百姓, 说到底,为的还不是一口吃的?现在朝廷平白给粮食,谁有不喜欢粮食的呢?一些五十多岁的老人已经是迫切的转头往成平仓跑了。
人一下子便去了一些,杨斌庆看在眼里,心里更觉惊心动魄,回头看了看周围的楼舍,不敢再出神,急忙继续敲锣打鼓的喊起来。
杨参议那边也是一样的,他这里的方位是在纪家正门那边,而且, 认识他的百姓明显更多, 他亲自带队敲锣打鼓,信的百姓是绝大多数,一时正街的百姓唰的去了一半多,他顾不得感慨思索什么,人一少了, 他自然的往前走, 一下子便不期然的看见了挂在牌坊上如今正不知是什么表情的妻女。
杨参议一下子便似乎是被人摄住了心脏。
虽然杨参议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他真的不是那种抛弃妻女的人,只看就算是谋划大事之前,他也还分了一队人提前要带走妻女就知道了。
所以,现在看到的这一幕,让杨参议眼睛发酸。
也正因如此,杨参议更加不敢再当着萧恒的面晃神,他继续敲锣大喊,声音之大让许多百姓都捂住耳朵,纷纷回头朝着他看过去。
有他们兵分几路的这么喊着,许多百姓纷纷散去,哪怕是难缠一些的,非得嚷嚷着祠堂的事都还没给个说法,他们绝不会走,不然对不起祖宗云云之类的话的,杨参议也耐心的解释了,说祠堂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是族里一个没轻重的被惩治了的不肖子孙弄的, 现在人已经抓到了, 都是误会。
杨参议本身就是杨家嫡支。
别人出来解释, 百姓们或许还有不信的, 但是他亲自这么说,谁还能有别的话可说?
最后一批不听话的也散开了。
巷子里顿时空了。
纪老爷子先是急的满头大汗,尤其是刚才,大门真的已经都眼看着被撞的晃了一半下来了,他都已经想着待会儿百姓真的冲进来,该如何逃走。不过,正当纪大老爷急的要扶着他逃跑的时候,外头的动静停了。
纪老爷子和纪大少爷对视了一眼。
外面的唐青枫亦是眉眼冷静的亲自跃上了树查看外面的情形。
掌家小娘子
Straight Feelings
看见百姓如潮水般退去,他亦是有些惊异,等到见到百姓退去之后,留在巷中的杨参议等一行人,他的所有疑惑又顿消了。
内宅发生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杨参议此时能带人出现在这里,且他身边看管他的人还是三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从树上跳了下来,笑了笑冲底下的亲卫点头:“好了,没事了,将树都给搬开,开门吧,殿下回来了。”
挡在门后的护卫们都已经精疲力竭,正不知如何是好,那些百姓却又自己退去了,而且,殿下还回来了,真是喜从天降,一时,人人都打点起精神,七手八脚的将树挪开,打开了门。
藥女晶晶 憶冷香
纪老爷子和纪大老爷也已经接到了消息,听说危机已经解除,而且殿下已经回来了,父子俩对视一眼,都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而后,他们急忙一面往内宅报信,一面快步出去迎接殿下他们了。
内宅中,女眷们都不敢单独在院子里再呆着—–苏邀抓出了要救杨夫人的那些人,那些人还打伤了看守杨夫人的护卫,这些人可是真的有武器的,谁还敢单独呆在住的院子里?都聚集到了纪太太这里。
然后,大家都能听见外面潮水一般的声音,人人都面色泛白。
女苑逃走
不知过了多久,夫人们才听见外面的声音逐渐听不见了,大家面面相觑,实在是怕的不行,不由都害怕的看向纪太太。
纪太太自己面上稳得住,心里哪里会真的毫无反应?
她也吓得要命的。
但是,哪里能表露出来?便笑着安慰众位夫人,只说钦差护卫还留在府里,而且,便是衙门各处知道了这個消息,也必定是会来人的,让大家不必担心。
正安慰着,门忽然被打开,丫头喜形于色的进来,说了前院传来的喜讯,又道:“不必怕了,殿下此时已经进了咱们家门了!”
纪太太无声的松一口气,满脸笑意的安抚众位夫人。
众位夫人们也总算是放下心来,又奇怪的问:“县主呢?”
刚才有几个夫人闹的厉害,苏邀出面把人镇住了,然后把人带到了纪太太这里,让纪太太看着众人,现在没事了,大家都想起苏邀来。
纪太太提起苏邀,笑意更真诚了几分:“她原本是去西角门了,听说贼人会从那里进来,现在,只怕也已经收到消息,赶去前院了。”
苏邀的确是收到了消息,她松一口气,去了前院。
才到了前院的隔断处,她便迎面撞上急匆匆的萧恒苏嵘一行人,不由便怔住,吐了口气,轻笑了一声。
苏嵘看见她,紧绷的精神才一下子放松了,飞快的走上来看了她一阵:“没事吧?”
苏邀摇了摇头,跟他说了几句话,忽而瞥见萧恒正在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跳都漏跳了一拍。
心脏跳的飞快,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不敢再看,忙避开了萧恒的目光,装作认真在听苏嵘问话。
苏嵘确定她是真的平安无事,也便放心了,又皱眉冷笑:“这一次,绝不能放过这些蛀虫了!真是可笑,朝廷天天宽待,宽待出了一群二大爷,这云南都快要不姓萧了!”
好友说来话长的故事
苏邀想提醒他,其实从太祖开始,云南便真的算不上姓了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