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小說推薦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穿成痴傻医妃后她拯救了疯批摄政王
“魏德,这张脸上的疤痕本王自己看了都觉得丑陋,若是以后夜九日夜对着这样的一张脸,本王自己都觉得恶心。”
“王爷,您别这么说自己,神医根本就不是以貌取人之人,况且,王爷天人之姿,何必妄自菲薄。”
魏德跪在地上,却是一脸的叹息心疼。
“夜九不以貌取人,可她喜欢好看的东西,物品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本王不想让她以后面对这样的一张脸。”
而且这张脸之所以会这样也怨不得别人,这是他自己划出来的,当初周围都是敌人,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他划花了自己的脸,这样敌人便没法辨认出他,也就没法用他来侮辱整个云国。
原本他以为自己只是将自己身上最不重要的东西毁掉了,可现在回过头来再想一想,他应该给当时的自己两嘴巴。
若是当时他知道自己能遇到夜九,也不会有今日的烦忧了。
云修宴脸色有些阴沉,魏德在他们王爷小时候就跟在王爷身边,这会儿一看便知道王爷在想什么。
魏德眼神转了转,忽然道:“王爷,神医那般厉害,说不定也能将您脸上的疤痕治好呢。”
“嗯?”云修宴愣了一下。
魏德再接再厉。
“王爷,您看,这世上所有的医者都说您的双腿治不好了,可如今您不还是站起来了,老奴觉得神医妙手回春,您脸上的伤一定不是事儿。”
说了这么多,魏德心里也没底儿,不过如今也只能这么说了。
只要王爷能去把神医追回来,到时候王爷一解释,神医说不定就真的不走了。
魏德跪在地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好了。
他心里美滋滋的,可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面前哪还有他们王爷的身影了。
……
午后,叶九卿带着青荷和莘哲出了城便安顿在了一间客栈内。
此时,叶九卿坐在桌边,正一脸的无语。
【系统,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系统(瑟瑟发抖):主,主人,这真的不能怪我,这是系统的上级告诉系统的,从前系统也是不知道的。】
叶九卿闻言,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自己正想着到底要往南走还是往北走的时候,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的系统却是终于说话了。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 鬼月幽灵
【系统:主人,恭喜您完成了第一个任务!此次任务奖励您两年的寿命!】
叶九卿正喝水,听到两年寿命,一口水差点儿喷出来,于是两个人便有了最开始的对话。
【你的上级?你还有上级?】
【系统:是的,主人,系统有一群上级,但是系统没见过他们。】
【所以,两年后我还会死?】
叶九卿冷笑,别让她知道那上级是谁,她前前后后忙了这么长的时间,最后告诉她自己只剩下了两年的寿命了?
【系统:主人,严格来说是这样的,不过只要您完成了任务就能延长寿命。】
叶九卿:“……”
神来妖往
【什么任务?】
【系统:主人需要去除王爷脸上的伤疤。】
叶九卿:“……”
她磨了磨牙,声音中透着几分危险。
【为什么等我出了城才说?】
她都给云修宴写了信了,如今再回去,回去说什么,又见面了?真巧?
我¥%#&%
【系统:主人,主人,您别生气,系统派发任务要在第一个任务完成后才会派发的,王爷刚刚才吃了解药,所以系统也是刚刚才接到……任务。】
系统在自己脑海的声音越来越小,叶九卿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关键这气自己还没处发泄。
【系统:主人,只要您完成任务,还,还是会奖励寿命的。】
【知道了。】
叶九卿一阵的抓狂。
算了不管了,等等再回去吧,反正还有两年的寿命,等过阵子再去王府也不是不行,现在回去太丢脸了,她心里别扭。
这么想着,叶九卿打了个哈欠,站起身往床边挪。
唔,昨晚没什么睡觉,如今还是先好好的补一觉吧。
叶九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却是并不知道此时建阳城内的某位王爷已经快纠结到头秃了。
傍晚。
落日透过客栈半开的窗子打在了桌上,白瓷茶壶泛出一点点的光亮,美丽而又迷幻。
忽然,窗子口传来一丝轻微的响动。
还在睡梦中的女孩似有所觉的动了动眼皮,却是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叶九卿动了动耳朵,有人顺着窗子翻了进来,声音极轻,单听这声音就知道不是个普通的练家子。
她心里估摸着自己能有几成把握打得过这翻窗进来的男子。
最后她得出了个结论,自己打不过。
得出这个结论后,叶九卿索性就不动了她倒是要看看这人要做什么。
伺机而动。
那人进了房间后倒是没往别处去,而是直直的往她的床榻走了过来。
叶九卿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那人走到床边却是坐在了她身边。
叶九卿:“……”
翻窗户然后坐在她身边,这什么意思?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作,恍然间,叶九卿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像是云修宴身上的那种好闻的味道。
女孩刷的一下睁开眼,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叶九卿心中一跳,大脑有些宕机,她直挺挺的坐起了身。
“云修宴?”
“夜九。”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点儿沙哑的感觉,像是上火了一样。
“你,你怎么来了?”
叶九卿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语气中带着的那点儿激动。
重生科技狂人 杰奏
云修宴眼神一闪,下一秒叶九卿便被抱了个满怀。
“……”叶九卿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比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
这,这,这个男人干嘛忽然就抱她?
“王,王,王……”
王了半天叶九卿也没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夜九,本王不想同你后会有期。”
“嗯?”
“你想要去哪儿本王可以同你一起。”
“本王可以同你一起去寻你的母亲。”
“夜九……”莫名的,云修宴的声音有些颤抖。
“夜九,本王从前做了很多的错事,谢谢你不同本王计较。”
“你当初不是要本王许给你三个诺言吗?如今本王刚刚兑现了一个,还有两个没有兑现,你不能就这么从本王面前走了。”
“夜九,本王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