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阿母,阿母,你别胡说八道了,你老人家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柳明志紧紧地攥着老人家的手掌,声音嘶哑不已的将头摇个不停。
“阿母,你老人家就是累了而已, 就是有点累了而已。
你听小婿的,喝了汤药就没事了,喝了汤药就没事了。”
“依依。”
柳依依急忙抹了一下眼眶中的泪水,看向自己的老爹嗓音哽咽的说道:“爹爹,孩儿在,你有什么吩咐?”
“快,快,快去给你外婆把汤药取来,快点去。”
“嗯,孩儿这就去。”
青莲的阿母看着柳明志神色慌张的模样,颤巍巍的将另一只枯藁的手掌搭在了柳大少的手背上面。
“孩子。”
“阿母,你老人家现在先别说话了,缓口气把汤药喝了再说。
等你的身体恢复了之后,你老人家想跟小婿怎么说就跟小婿怎么说。”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尚年
老人家显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了。
她的心里很清楚,有些话自己现在要是不交代给柳明志,怕是就没有时间再交代了。
于是,无论柳明志怎么宽慰自己,都挡不住她要交代身后之事的决心了。
“孩子,咳咳,孩子,你听阿母说。”
“阿母。”
“孩子,你的心意阿母明白,可是阿母更清楚自己的情况如何。
有些话我现在再不跟你说的话,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青莲哭的梨花带雨的抽泣了两声, 伸手扯了扯柳明志的衣袖。
“夫君,你……哼哧……你就让阿母她接着说吧。”
柳明志听到青莲都这么说了, 心灵深处强行坚持的那一道不切实际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开来。
他用力的眨巴了几下双眸,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狼狈。
莲儿的压力现在已经够大了,他实在不想让莲儿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
从而再次加重了她心中的压力。
柳明志无声的吁了一口气,对着老人家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哼,阿母,你说,你接着说,小婿听着呢。”
青莲的阿母艰难的呼吸了几口气,微微侧头看向了站在柳明志身后一边潸然泪下,一边不停的用手绢擦拭着俏脸上泪水的青莲。
“孩子,莲儿这个傻丫头的命苦啊!
她幼年之时家中遭遇天灾人祸,从那以后她便与她的姐姐跟着父母过上了背井离乡,颠沛流离,乞讨为生的生活。
当初时值灾年,老百姓的日子难过啊!
她姐妹二人的父母为了给他们留下一份口粮,最终活活的饿死在了他乡。
然后,她们姐妹二人便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让她们这两个可怜的孩子遇到了去江南省亲的老身。
老身当初见到她们姐妹之时, 她们姐妹俩早已经饿的瘦骨嶙峋, 不成人样。
说句难听的,当年她们姐妹俩已经瘦弱到好似一阵风就能吹走了的模样了。
老身又因为自己无儿无女的缘故,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将她们姐妹二人收养成了女儿。
在老身的照料下,莲儿她们姐妹俩好不容易在灾年中苟活了下来。
那时候,老身本以为她们姐妹能够踏踏实实的待在苗疆,陪在老身的身边安安稳稳的过上一辈子。
哪曾想到,她们姐妹二人仗着从老身这里学到的一点蛊毒之术。
在年少之时误入了歧途,稀里煳涂的成为了白莲教教主身边的持剑女婢。
这两个臭丫头那时候太年轻了,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白莲教那种地方,是她们两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傻姑娘能够掺和进去的吗?
果不其然。
莲儿这丫头,在其如花似玉年龄的时候,又失去了她唯一的血脉亲人。
也就是她的姐姐,白芍。
后来。
后来。
后来这个傻丫头又遇到了你。
关于你们之间的种种事情,你们夫妇两个比老身更加的清楚明了。
老身也就不再……咳咳……不再啰嗦了。
孩子。”
“哎,阿母。”
“莲儿这个傻丫头命运多舛,实在是太苦了。
我以后是没有机会再照顾她了。
她……哼哧……哼哧……她就交给你了。”
“阿母,小婿知道了,小婿知道了,你先歇一歇,你先歇一歇。”
青莲的阿母目光不舍的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青莲,微微用力的抽动了一下手臂。
“孩子,阿母累了,已经歇不了了。
我怕我怕这一歇息的话,就再也张不开嘴了。”
柳明志察觉到老人家的动作,急忙松开了攥着老人家枯藁手掌的双手,身后将青莲牵到了自己的身边。
青莲停在柳明志的身边,毫不犹豫的跪在了老人家的面前,伸手抓起老人家的手掌贴在了自己早已经染满了泪水的玉颊之上。
“阿母,阿母。”
“傻丫头,不哭,不哭,听话。
你哭成这个样子,阿母走的不放心。”
“嗯,莲儿不哭,莲儿不哭,莲儿听话。”
青莲嘴上说着自己不哭,可是眼中的泪水却如同雨水一般簌簌的滑出眼眶。
顺着面颊直淌而下的,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傻丫头,你现在已经不小了。
不但为人妻了,还为人母了,为人婆婆了,甚至还已经当上祖母了。
你一定要懂事,做好一个妻子,做好一个娘亲,做好一个婆婆。
更要做好一个祖母。
志儿这孩子雄才大略,高瞻远署,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多和他商量商量。
切莫擅作主张,以免好心办成了坏事。
志儿再是宠爱你,可你千万不可以做出持宠而娇的事情。
知道了吗?”
“嗯嗯嗯,莲儿知道了,莲儿知道了。”
“阿母相信你,别让阿母失望。”
“不敢,莲儿不敢,永远都不敢。”
青莲的阿母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目含欣慰的点了点头。
艰难的抬起手在青莲满是泪水的面颊上抚了抚,老人家气息不稳的朝着柳之安夫妇两人望了过去。
“亲家……亲家公,亲家母。”
“亲家母,老弟在呢。”
“哎,妹子在呢。”
“老身真的熬不住了,莲儿这个傻丫头以后就是你们两位的亲生女儿了。
她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两位该教训就教训。
同时,还希望你们两位能够多多包涵。
拜托,拜托了。”
“亲家母,你放心吧,老弟早就把所有的儿媳妇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了。”
“亲家母,妹子知道了,妹子知道了。”
“老身多……多谢了。”
老人家看着柳之安夫妇二人目露感激之意的笑了笑,目光慈祥的看向了柳乘风夫妇两人。
“乘风,瑟琳娜。”
“外婆。”
“能够亲眼看到你们两个成家了,外婆就没有遗憾了。”
“外婆。”
老人家有气无力的吸了口气,动作越发艰难的将目光转移到了柳菲菲,以及端着汤药刚刚回来的柳依依姐妹两人的身上。
“依依,菲菲。”
“外婆。”
“你们姐妹两个出阁了以后,别忘了给外婆上柱香。
外婆……外婆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的。
也会祝福你们的。”
“外婆,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会活到依依嫁人的。”
“外婆,菲菲不要嫁人,菲菲要外婆好好的活着。”
“两个傻丫头,别难过了,能够看到你们一个个的长大成人了。
外婆就算是走了,也可以安心了。
外婆,外婆我是笑的走的。”
“外婆,你歇息一会吧。”
“外婆,菲菲求你了,你歇一会吧。”
老人家眼神留恋的看了竹屋中的众人最后一眼,彷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抚摸在青莲面颊上的手掌抓在了柳大少的手腕之上。
“孩……孩子。”
“阿母,小婿在,小婿在。”
“别忘……别忘了你答应阿母……阿母的事情。
好……好好的照顾……照顾莲……莲……”
莲儿二字尚未说完,老人家搭在柳大少手背上的手掌便无力的滑落了下去。
同时,老人家脖颈亦是无力栽倒在了枕头上面。
本来就昏暗的双眸之中,彻底的昏暗了下去。
没有了一丝神采,也没有了一丝的生机。
不过,老人家的嘴角却挂着令人心暖的澹澹笑意。
那一丝笑意,似乎包含了对人世间的不舍之意,又似乎包含了对儿女们的留恋。
同样,还有着几分,对这一辈人生的释怀。
也许正如她老人家刚刚跟柳依依,柳菲菲姐妹两人所说的那样。
她老人家,是笑着走的。
“阿母!阿母!”
在老人家刚刚咽气,手臂滑落,脖颈栽倒的一一刹那,竹屋之中骤然响起了青莲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阿母!你不要走啊!”
青莲再次痛呼了一声,挺起身子轻轻地依偎在老人家的怀中,泪流满面的失声痛哭了起来。
“外婆。”
“外婆。”
“外婆。”
“亲家母。”
“阿母。”
“阿母。”
“伯母。”
短短眨眼之间的功夫,竹屋之中便回荡起了一众人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小家伙柳尘宇似乎也被竹屋中众人满怀伤感之意的呼喊声吓了一跳,小手胖乎乎的小手紧紧地抓着娘亲的已经,梗着脖子哇哇大哭了起来。
柳明志长长的吁了口气,抬手拍了拍佳人的后背,随后用双手捧起老人家滑落在床榻边缘上的手臂。
自己自从登基称帝以来,已经过去多少年了?
似乎,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费洛蒙中毒
是的,确实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自从自己坐到了那把椅子上面之后,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亲眼目睹着某个人在自己面前驾鹤西去的场面了。
如此说的话,倒也不尽然。
毕竟期间还有影主,以及几十位谍影密探慷慨赴死的行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当时的自己,有的更多的是感慨,是敬佩。
不似现在。
令自己切实的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策悲痛。
柳明志默默的将老人家的手腕放在了床榻上,神色伤怀的轻声呢喃了起来。
“阿母,你老人家放心。
你老人家交代给小婿的事情,小婿一定不会忘却的。
而且,无论你老人家有没有交代给小婿,小婿我都会好好的照顾莲儿的。
这不仅仅只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小婿亏欠莲儿的。”
“莲儿,节哀顺变!”
“老爷,少爷,老朽与楚老弟回来了。
上午老朽与楚老弟去山上挖掘中和参王,当归等药材药性的草药了。
老夫人她现在怎么……”
赛华佗,楚仁心他们两位医道高手人未到,声先至。
然而当他们急匆匆的走进竹屋里面,看到哭啼的哭啼,伤感的伤感,感叹过得感叹的一众人之时,嘴里的话语忽的咽了下去。
赛华佗看着躺在床榻之上,早已经没了生机的青莲阿母,神色低沉的晃了晃手里刚刚采的草药。
“命数!命数啊!”
一旁的楚仁心亦是紧紧地攥起了手里的草药,抬手扶着花白的胡须,神色唏嘘的摇了摇头。
他们二人复杂的心情,自然与柳明志,青莲,柳依依姐弟三人他们失去了亲人的悲痛不同。
他们的伤怀,源于病人在自己面前撒手人怀,自己却无能为力,回天乏术的无力感。
那种身为一个医者,却无法济世救人的无力感。
赛华佗重重过得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朝着正在感叹不已的柳之安走了过去。
“老爷。”
柳之安抬手拍了一下身边的桌桉,转头看向了赛华佗。
“嗯?怎么了?”
“老爷,老朽让你失望了。”
柳之安看了一眼依旧在哀声痛哭的青莲和柳依依他们姐弟三人,抬手拍了拍赛华佗的肩膀。
“赛老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皆有定数。
岂是人力所能更改的。
你呀,也别太在意了。
老夫的亲家母,是笑着走的。
此生,她已经知足了。”
“老爷。”
“不用说了,你想说什么,老夫的心里都清楚。”
“好吧,那老朽也就不再废话了。”
“夫人。”
柳夫人急忙朝着柳之安看了过去,眼中带着澹澹的疑问之色。
“老爷?”
柳之安看着夫人疑惑的目光,并未多说什么,抬头朝着正伏在自己阿母遗体身上的青莲示意了一下。
“嗯,妾身明白了。”
“韵儿,雅儿,婉言,珊儿,你们姐妹几个随为娘劝一劝莲儿这丫头。”
“是,娘亲。”
柳之安动身朝着柳大少走了过去,听到床头扯了扯柳大少的衣袖。
柳大少看了一眼正在失声痛哭的青莲,起身跟着自家老头子朝着正堂赶去。
“老头子?”
“混小子,你岳母大人膝下没有儿子,便由你这个女婿来督办她的后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