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大荒:開局妖孽體質
小說推薦吞噬大荒:開局妖孽體質吞噬大荒:开局妖孽体质
在这悲壮的一刻,这一句不伦不类的调侃差一点儿就闪了赤石将军的腰。不过相对于闪腰之苦,赤石将军脸上显出了狂喜。
“二将军?!二将军救命啊!!!”
“我擦,你丫好歹也是个高手啊,动不动就喊救命可还行?”风雷子虽然口中调侃,但手下可没客气。一双鬼手挥舞着锚将军。一只鬼臂输入的鬼力就使锚将军的外形变得恐怖非常了,这次他用了两只鬼臂双手持锚将军。两股强大鬼力被注入锚将军体内,那巨锚变得更加狰狞,化作了更大更长的双手武器狠狠轰向孽龙。
“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扰大爷用餐?去死!”孽龙再一次甩尾,巨尾带着毁灭性的力量震慑着空间狠狠砸来。
“轰……”两股巨力对撞在一起掀起层层冲击波。
Be happy!
孽龙的巨大蛇尾被风雷子的锚将军轰的鳞片飞溅。而风雷子也被巨蛇之力轰击的飞退几百米。
“吼~”巨蛇吃痛,张口便是一团剧毒液体喷了出来。这团毒液成艳丽的紫色,整体发出芬芳的气味儿。
对于毒液来说,毒性越大味道越是腥臭,然而这孽龙吐出的毒液竟然是香的,所谓物极必反,可想而知这毒有多可怕。
风雷子当然知道这口毒液绝不是好东西,哪怕它比最好的香水味道都香百倍。
然而当他闻到这股异香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头脑一晕。虽然他立刻就回过神来,但还是心中一惊。以他如今的实力,仅仅只是闻闻就要上头,若是被它泼中……后果不堪设想。
陳證道 小說
处男混混和少女的日常
风雷子正想继续拼杀,然而那一滩毒液落在地上竟然腐蚀的玲珑塔六层的地面冒出阵阵青烟。这烟有毒,随着气流扩散开来,瞬间就毒翻了千百铁牛。
“什么?毒性竟然如此猛烈?”风雷子立刻飞身上空,拉开距离,他不能再继续误伤铁牛群。
看着中毒的铁牛群口吐白沫、奄奄一息,风雷子怒火中烧。想要救这些铁牛要立刻解毒才行,然而他没有足够的解毒丹药。因为这是孽龙的本命神通,那么这解毒的办法必定要落在孽龙身上。
可以孽龙的实力想要抓它自己恐怕不行。
“龙吉、无双,快来帮忙抓住它。”风雷子急道。
紀 寧
龙吉脱手送出了娑竭罗短棍。娑竭罗龙王化形而出,与孽龙搏杀在一起。龙吉也化身白龙参战。
祝无双则眼看着中毒的铁牛奄奄一息马上就要归西了,立刻口中念诵佛法,脑后智慧光轮散发出无穷光芒。那无量佛光普照铁牛群暂时压制住了毒性。
“夫君赶快抓住那怪蛇,否则这些铁牛就救不回来了。”祝无双急道。
丹武乾坤
“该死的,这玩意儿特么的跟泥鳅一样滑溜,老子抓不住它……”风雷子又怒又急。然而孽龙确实鳞片光滑如油。即便是娑竭罗龙王已经与它纠缠在一起了,它都能“滑”出去,根本控制不住。击败它没问题,但要抓住它难比登天。
“天女魃,帮个忙行吗?”风雷子无奈终于使用了终极大招-吹哨子叫人。
之前天女魃一直都在看戏。她在天界时作为天帝之女没有人为她灌输为人处世的知识,只是一味修炼,所以导致她不通人情世故。
这也是促成她说借风雷子阳气就借了的原因。因为她根本就不懂情爱,没有世俗观念。
之后她修炼旱神功法成为僵尸之祖相貌丑陋,仙人们都对她敬而远之,就更加没有人愿意接近她了。这也导致天帝不喜欢她,这才借口骗贬下界。
所以她做任何事都是率性而为。没有人能够左右。而风雷子打生打死只要不求她,她都不会动手。
不过既然风雷子说话了,而她又很想帮他一把,所以便二话不说的直接出手了。
只见她一步跨越而来,这一步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就像突然出现在孽龙面前一样。孽龙一惊,张口就是一团毒液。
“女魃小心!!!”风雷子大惊。
听到风雷子关心的话语,古井不波的天女魃竟然露出笑意。然而她还是对风雷子的提醒置若罔闻。迎着这团毒液便冲了上去。
那口毒液完全覆盖了她。孽龙身躯巨大无比,而女魃就是普通人大小,这口毒液好像一张地毯从女魃身上盖了过去一样。
然而女魃沐浴如此狠毒的毒液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就好像毒液根本就渗透不进她的毛孔一样。而她也已经来到了孽龙面前,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轻描淡写的就将孽龙独角和额头之间镶嵌的那枚绿色混沌宝珠拿了下来。
那颗宝珠在孽龙头顶大如磨盘,然而被她取下的一瞬间便化作了拳头大小。失去了宝珠的孽龙也像缩水了一样一下子化作一条小蛇。
它还想跑,被风雷子一脚踩住七寸。
“跑?看老子把你炼制成一枚短棒,与娑竭罗龙王配对!”飞雷子祭起幽冥鬼火,合着大洗业金龙的金火和龙吉的龙火三火合一,硬生生将孽龙炼成了一根短棒武器。
这跟短棒力量不输娑竭罗短棒。还能化成孽龙,最厉害的还是它的毒性被保存了下来。
至于祝无双,她此刻正拿着天女魃给她的那枚绿色的宝珠替铁牛群解毒呢。那颗宝珠是孽龙的力量来源,可解世界所有毒素。
“二将军,多谢二将军仗义相救。否则老牛这辈子怕是要抱恨而终了。”赤石将军带着铁牛妹妹过来感谢风雷子。
“兄弟,一家人别说两家话。自家兄弟我不救还是人吗?倒是你啊,看样子是找到真爱了?”
看着铁牛妹妹半人半牛的扭捏模样,再联想到刚才她还化身铁牛驮着赤石将军冲杀,这是已经让骑的节奏了啊。
“嘿嘿嘿嘿……还得多谢兄弟啊。我们这也是患难见真情啊。”赤石将军看向铁牛妹妹眼中全是柔情。
“得得得,别跟我这儿铁汉柔情的了。看没看见抓你们来的那两个人?我们正找他们呢。”风雷子问姜别歌和拓拔宏的下落。
“没看见。不过刚刚你抓的那条蛇和他们是一伙儿的。他们将我等囚禁于此,也是想以后组成骑兵部队。然而那蛇却仗着是广目天的手下,经常过来偷吃铁牛族兄弟。今天我们便是反抗与它干上一架。”赤石将军道。
“哦?看样子这条孽龙应该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风雷子将孽龙之灵召唤了出来。如今它已经成了器灵,听话的很。
“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风雷子道。
于是孽龙便将四大天王让它出来打探消息的事情说了。实际上它根本就没有想要打探的意思。因为有银鼠去办事,它便打算偷懒摸鱼,专程过来吃点儿“零食”解馋。却没想到引来了风雷子,然后悲剧了。
“也就是说四天王也不知道姜别歌和拓拔宏已经背叛了他们?这倒是好,若是能让他们狗咬狗的话,那就太好了。”风雷子掐着下巴一脸的坏笑。
祝无双见孽龙是广目天王的爱宠,想必知道一些秘闻,便试探性的道:“将你知道的所有秘密都说给我们听。”
“广目天与辩才天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持国天与鬼子母菩萨有一腿。你知道鬼子母菩萨实际上是散脂大将的夫人……”
“阎罗魔王与雷神有着超越友情的关系……”
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大家听了一大堆十分毁三观的感情纠葛。就连见多识广的风雷子都直呼“罪过罪过,这个孽啊……”
然而就在祝无双想要让孽龙闭嘴,让自己脆弱的三观缓缓的时候,它竟然说:“我偷偷记下了控制玲珑塔的玲珑法咒……”